欧洲史前遗迹的轨线

有人断言,在几十个世纪之前,人类尚处于石器时代时,曾经有人在地面上设置了几何图案一般的网络。石器时代的许多部落,沿着线建立起他们的圣地。这些直线延伸长达数千千米,它们纵横交错,共同组成了这个网络。这个命题的确令人难以置信。我们知道,在石器时代,我们的祖先缺乏精确的测1技术和工具,不可能将他们的祭祀场所分布于如此漫长、如此笔直的路线上,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1921年6月,英国摄影家阿尔弗雷德?瓦特金斯试图在地图上找出一条正好经过一些巨型石碑建筑物的最短路线。他想到这些地方拍些照片。在地图上,他用红笔阍出他找到的地点。突然,他惊呆了:他所标出的地点都位于一条直线上。更加奇怪的是,这条直线正好通过一些大小不等的教堂,不过阿尔弗雷德?瓦特金斯很快就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亊:基督教反对一切异教教义,因此在基督化时期,狂热的基督教徒砸烂了所有古代异教的祭坛,并在原地修建了自己的教堂。 :.著名的英格兰斯通亨格石圈(一译“巨石阵”)位于索尔兹伯里市的西北。从斯通亨格向石器时代的索尔兹伯里旧城废墟一条线,延长这条线,它通过索尔兹伯里市的大教堂,然后到达达克利伯里角斗场和弗兰肯伯里野营地,所有这些场所都是史前人类的遗迹,其中索尔兹伯里城的大教堂原先曾是某个异教举行仪式的场所。这只是数百个例子中的一个。石器时代的先民如何将其宗教场所修建在一条直线上?是谁命令他们这么做的?是谁指导他们这么做的?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究竟是先有了这条线,然后才建起斯通亨格石圈,还是先有了斯通亨格石圈,然后人们再把其他圣地排成一条直线呢?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欧洲其他地方也是如此。在那里,由一条看不见的直线所组成的网络遍布欧洲。斯特拉斯堡内部,北纬48°与90°之间有一条自东向西的直线,它穿过一系列的村庄与城锁,诸如圣欧蒂尔、巴尔蒙、旺蒂尼、多姆雷米、旺德维尔、如安维尔、枫丹白露骨、冬布兰、蕗兹、埃杜阿尔、皮尔菲特、沙特尔、卢普,等等,最后到达大西洋上的小岛开桑。这条直线并不直接穿过城市与村庄的中心,而是穿过它们郊外巨型石碑的废墟。不知道我们的祖先究竟把整个世界想象成什么,也许他们从未考虑过世间万物的奥秘。是不是有人曾经指导他们,恰好在某处而不是在其他地方建起他们的祭堂?有人提出如下看法,之所以出现这些奇妙的直线,是因为地面下横贯着某种矿脉,在石器时代,祖辈们觉察到了这些矿脉,他们沿着矿脉走向定居,并由此建起他们的圣地。这种想法只能解释一小部分事实。每个地质学家都知道,诸如煤矿与金矿,任何矿脉都不可能分布在长达数百千米的笔直的长带上。因此,我们必须寻找其他的解释。更令人称奇的是,某些地方被一种巨大的五角星形拟盖着。这一现象的确有些令人困惑不解。从外形上看,星形有五角,因此有时人们称之为“女妖之足式五星”。卡尔斯鲁厄市就有这样一个五角星,它是由该市居民金斯?穆勒博士发现的。在卡尔斯鲁厄市的艾根斯泰因有一座教堂,以前它是某个异教的祭堂所在。从这里向南引一条直线横穿卡尔斯?厄到克罗斯特巴尔德,史前这里也曾举行过异教的宗教仪式。然后,向西北方向引直线到布歇尔堡大教堂,再向东连接克莱因?斯泰因巴赫的教堂,最后是圣文德林大教堂,它位于卡尔斯魯厄市西南角的拉斯达特?莱茵瑙,回到出发点艾根斯泰因大教堂,我们就得到了一个巨大的五角星形。五角星形最后一根连接线通过克涅林根,这个地方现在是卡尔斯魯厄的一部分。很久以前,克涅林根的城徽就是五角星形,但是无人知道它是如何出现的。究竟是谁要求石器时代的人类将其圣地按照几何学方位建造起来的呢?我们的先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希腊的笔直轨线一直延伸到诺曼城堡,这种几何学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亊实呢?\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