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北防护林不挡沙尘?专家:固沙作用明显 此次沙尘来自蒙古

  北京在雾霾天中又遭遇沙尘天。该市气象局多个气象站点PM10浓度超过1000微克\/立方米,甚至逼近2000微克\/立方米,市区能见度明显下降。

  有网友问,不是有三北防护林吗,它为什么没挡住沙尘暴?

  这是个被多次讨论过和回答过的问题。

  中国气象局等多个机构的专家曾表示,三北防护林能固沙,但挡不了风,也挡不住高空输送的沙尘。境外蒙古国等中亚地区也有沙漠,是沙尘暴的发源地之一。

  减少北京的沙尘,三北防护林其实已经在起作用。

  3月28日,国家气象中心首席预报员桂海林告诉澎湃新闻,从中央气象台沙尘统计来看,自2000年以来,北京的沙尘天气整体呈下降趋势。三北防护林的建设对其所在地沙源的起沙有抑制作用。在这种情况下,只有更遥远的沙源能影响到北京。同时,因沿途沙尘补充减少,在相同情况下,北京遭遇到的沙尘强度会减弱。

  桂海林还告诉澎湃新闻,北京这次的沙尘主要来自蒙古国。

三江平原农田三北防护林网 新华网 资料图

  

  三北防护林挡不住风,但能固沙

  “三北”防护林工程是中国西北、华北和东北地区的大型人工林业生态工程,被称为“绿色长城”。

  3月28日,参与三北防护林等重大生态工程生态效益监测与评估项目的一位专家告诉澎湃新闻,三北防护林对防沙肯定有效,北京的沙尘天已经较常年同期减少。但三北防护林“挡”沙尘暴的方式,不是挡风,而是固沙,也就是,减少沙源地。

  该专家同时表示,中国西北干旱半干旱区的面积仍然很大,需要进一步治理。

  据1951年以来北京观象台沙尘资料统计分析,20世纪50年代,北京市沙尘最严重,春季沙尘日数平均多达26天。2011年-2016年,北京平均沙尘日数在3天左右。

  中国青年报2017年5月的报道援引中国气象局环境气象中心高工张碧辉的观点:三北防护林等措施主要是改善局地气候,起到防风固沙的作用,但是对于远距离、高空传输的沙尘作用有限,也不会对风场有更多影响。以当时北京正遭遇的沙尘天气为例,其沙尘传输高度都在5000米以上,这远远超出了防护林树木的高度。

  据中国天气网报道,防护林的高度一般只有10-20米高,阻挡不了高空的沙尘。当强沙尘暴形成时,如果风速达到30米\/秒(11级风),那么粗沙(直径0.5~1.0毫米)会飞离地面几十厘米,细沙(直径0.125~0.25毫米)会飞起2米高,粉沙(直径0.05~0.005毫米)可达到1.5公里的高度,粘粒(直径小于0.005毫米)则可飞到更高的高度。

  北京这次的沙尘主要来自蒙古国

  张碧辉表示,产生沙尘天气有三个必要条件——沙尘源、强风和不稳定的大气层结。

  中国天气网援引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荒漠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吴波等专家的观点称,只要地球上有沙漠存在,就一定会有沙尘暴的发生。因为沙尘暴是起源于沙漠地区的一种自然现象。原中国气象局局长秦大河也曾谈到,按照自然界的规律,沙尘暴不可能被完全消除。

  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博士李汀在一篇文章中表示,防护林所能“防”的风,只是地面上非常浅薄的一层地表风。事实上它连这样的风也不能完全防住,只能说是对这层地表风速有所减弱。

  而影响京津地区沙尘天气的传输路径可以分为北路、西路和西北路。其中,北路和西北路影响最为明显。从蒙古国甚至中亚沙漠地区起源的沙尘暴强度尤其大。

  3月28日,桂海林告诉澎湃新闻,北京这次的沙尘主要来自蒙古国。

  那么该如何进一步减少沙尘暴?

  专家们认为,需要采取综合措施,减少沙源。除了需要建设防护林体系,还要保护草原等原有植被。也就是说,要人努力(固沙),天帮忙(大风天少些)。

  三北防护林已治沙33万平方公里

  今年是三北防护林工程建设40周年。

  2018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据时任国家林业局党组书记、局长张建龙介绍,通过退耕还牧、农业结构调整等措施,“三北”防护林工程治理沙化土地近33万平方公里。张建龙的切身感受是,三北防护林没“偷走”风,风速有,但沙尘暴基本没有了。在防沙治沙方面,“三北”防护林工程功不可没。

  此外,他表示,黄河水没有过去那么浑浊了,其含沙量大大减少,与三北防护林有很大的关系。“三北”防护林工程治理的水土流失面积达到38万平方公里,重点治理的黄土高原水土流失治理面积达到23万平方公里,占黄土高原面积的50%。

  张建龙介绍,40年来,“三北”防护林工程共完成造林面积4.3亿亩以上,约2900多万公顷,森林覆盖率由过去的5.05%提升到13.02%。三北防护林一年经济林的产出有1200多亿元,三北地区居民的收入明显增加。

  来源:澎湃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